沙发北  

[韩叶][神仙私设梗]

-强迫症发作,不能忍受用发图的模式发文……重来一遍!
-旧文,给ning的表白生贺。人工雷+ooc,谢谢ning太太不嫌弃(土下座

------------------------------------------
【一】
韩文清这次是在一堆草垛旁发现的叶修。
他嘴里叼了根草,上下晃动,闭着眼睛手枕着头,一副安定自在的模样。
太欠了,韩文清想。
审视的目光将叶修从头到脚洗刷了一遍。良久,韩文清迈步走向叶修。还没走几步,叶修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睁开了眼睛,“呦,老韩你这么闲?又下来看我了?”
韩文清停下脚步,惊诧的眼神与叶修的交接了一下。他明明在迈步之前捏了个诀啊?怎么叶修还能看见他?韩文清按按眉心,企图从叶修望过来的眼神中找出些什么。
“呵呵,我总不至于连个隐身诀都感受不到吧。”叶修似乎看出了韩文清的疑惑,摘下嘴边的草,站起来说。
“不过你还是快点从这个状态里出来。本来就长得够吓人的了,还一隐一现。哪会儿路过个兔精鼠精的,一不小心被吓死了那可怎么办。”
韩文清看着满脸诚恳的叶修,硬生生忍下把他揍得再也升不了天的冲动。
他有点儿头疼,觉得每天还惦记着他为什么突然下凡甚至惦记到时不时要下来看他几眼的自己实在是太蠢了。
你得放宽心。他将这句话默念了几遍。脸上的煞气终于消退了一些。
“你到底要在这里呆多久?”
“这没个准。”叶修又顺势坐回地上,吊儿郎当地撑着头,“老韩你这么空,干脆也在这里呆上几天得了。”
“……”
“比天上好玩多了。”叶修眨眨眼睛,怂恿着。

【二】
韩文清又一次在心底咒骂起几个时辰前的自己。
按照他的计划,不是应该冷哼一声,甩一句“没出息”,接着驾云离去的吗。只不过是,看到叶修稍微有点灿烂的笑,怎么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坐在地上的韩文清就这个问题冥思了好久。
晃神间看见叶修踢开被子,又上前帮他掖好。
一切起源都是这个男人。韩文清是被他踢下床的。
真讨人嫌。把我当成被子了是吗。韩文清站在床前,面色不善地盯着叶修熟睡的脸。
倒是一点没黑,脸上的肉也比之前看到的要多一些。其他变化不大,眼睛闭着,把懒散都藏了起来,嘴巴也闭着,不说话时也算有个人样。
真是来人间享福了。韩文清撇撇嘴。
他掀开被子的一角,正准备躺进去继续闭目养神,一旁睡着的男人又不自觉地动了起来。韩文清连忙将他按住,生怕他一抬腿,又重复之前的情景。
叶修睡得熟,被压制了也不觉得别扭,翻了个身,嘟囔着“老韩,老韩”,又安静了。
韩文清僵直的身子放松下来。他躺回床上,睁着眼睛发了会儿呆。
叶修的呼吸声平稳地散在耳旁。他突然觉得这股安静胜过了一切的征途。
他伸手将叶修揽在怀里,学着对方呵呵地嘲笑了自己两声。
这个家伙,其实挺耐看的。
韩文清闭上眼睛。

【三】
天蒙蒙亮,叶修就醒了。在凡间养成的良好的生物钟让他在睁眼后片刻就清醒了。映入眼帘的是韩文清的下巴。
“怎么都不长胡子。”叶修嘟囔,在韩文清脸上东摸西摸,捏着鼻子,又去碰耳垂,刚要抬手摸眼睛,它就自己睁开了。
韩文清的脸黑了,“大清早,手又痒了!”
“大清早也别生气啊老韩。”叶修讪笑着,把手缩进被子,挣扎着想从韩文清的怀抱中出来。可惜韩文清抱得紧。叶修无奈轻踹了几下他的腿,“快让哥起床!”他见韩文清没反应,又使劲挣扎了几下。
“先别动。”韩文清此时的声音不似平时,更低沉了几分,有些沙哑,带了点耐不住什么的不可名状的轻微颤音。
叶修怔了怔,低头一扫,再抬头时笑得异常贱。
“小韩,挺精神的嘛。”
他一说完,就被韩文清踹下了床。
这一脚干净利落,没有任何犹豫,又带了些明显可以察觉出来的报复心理。
叶修撑着床沿站起来,龇牙咧嘴:“情感路线摸不准啊,老韩。”
他拨弄这散在额前的头发。被踹下床时用手撑了一下地,有点儿痛,于是他往手心吹了口气,两手来回搓了搓。
“爽了吧?”
“没有。”
“没有也得起床。”叶修突然颐指气使起来,“解决好个人需求。快!”
解决好个人需求。
这句话像块大石头滚进韩文清脑子里,差点压断那根名叫理智的弦。
叶修发现韩文清面有不善,呵呵一笑:“怎么,要揍我?”
韩文清咬牙切齿:“你知道就好。”

【四】
太阳还没从云层里冒出个边儿,只吝啬地撒了些微弱的光线。初冬的清晨,蒙蒙的晨雾中都渗着寒气,逼得人们的骨骼直打颤。
说实话,韩文清一点也不喜欢在冬天早晨出门。尽管他不会觉得冷,但看着身边这个人——之前还拼命催促他,说赶集买菜越早菜越新鲜,怕冷不起来的不是好汉——瑟瑟发抖的模样,心里总有些不舒坦。
叶修穿的单薄,披了件单衣用腰带一束就出门了,此时正使劲的搓手哈气缩脖子。
“老韩你火气真……”叶修被一件短斗篷盖住了脑袋,话也被截成了两段,“好啊。”
声音闷在了衣服里,倒是显得从未有过的弱气。
韩文清收回捏诀的手,将眼神放软,看着叶修手忙脚乱地扒下头顶的衣服。
叶修喘了口气:“哦,差点忘了。你是皮糙肉厚不怕冷。”
“……”我为什么要给他衣服穿!
韩文清最近脾气真是好了很多,只是在心中挤了这句话后,又径自问,“现在要干什么?”
“逛集市吧,吃点东西。早点结束,哥带你去体验生活。”
“什么生活?”
叶修嘿嘿一笑:“高雅的生活,哥的赚钱途径。”

叶修捂着斗篷的领子,朝空气中呼出一口气。那股气流带着温度回旋翻滚着,变成了一个“蠢”字。
“好啊老韩学坏了你!”叶修踢了韩文清一脚,撇嘴道,“不行,你按我的指示来。”
说着,伸出右手,在空中虚虚地抓了一把,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停了几秒,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扭头,“我呼气了啊,按我说的来捏。”
空中阶段性冒出的白雾依次变成了字,浮在面前。韩文清看着眼前的“韩文清你最近还”,等着叶修的下一个指令。等了很久却没了回应。
他看向叶修,后者张嘴打了个哈欠,毫不在意地摆手。“哎哎,不说了,有点累这样。”
韩文清沉默,像是在思考什么。
随后,他开口:“我很好。”
叶修诧异,但韩文清没有留给他开口的空当,接着道:“倒是看得出你一点都不好。什么都不想着解决处理,就这么直接请书封法力下凡,什么解释也没有,你究竟想做什么?”

【五】
晨光熹微,集市上来往的人已颇多。拄了个糖葫芦串的少年穿梭在街道小弄里,叫卖着“糖葫芦——冰糖葫芦——”这一声带起了其他小贩的吆喝,此起彼伏。清冷的空气瞬间沸腾起来,热闹充斥了整条街道。
韩文清跟着叶修走在街道一侧,看他时不时停下来,跟路边的小商贩们打招呼。
“张大妈早。哎,这是我,嗯……是我远房的一个表弟。”
“孙伯啊,别忘了给我留条好鱼。是啊,今儿来了客人,稀客。”
“陈老板你这么早就出来了?我今天还去你那啊。”

叶修递给韩文清一个热腾腾的包子,说:“喏,早饭。还有很多,吃完自己拿。”
他退后几步与韩文清并肩,把右手的纸袋子换至左手托着,见韩文清蹙着眉,没好气地掐了他的手,“嫌弃?皮薄肉实汁多,不吃拉倒。我这目前提供热包子,想吃别的待会儿也可以来找我。我还有冷包子。”
韩文清没理会他的嘲讽,依旧蹙眉:“表弟?”
“不然说什么?”叶修一脸理所当然,他指指自己,“我,”又指指韩文清,“比你大哦~”
韩文清咬了口包子,眉头没展开地又黑了脸。

卖糖葫芦的少年此时正从一条小弄堂里窜出来碰上了往前走的叶修和韩文清。
“叶家小哥叶家小哥!要糖葫芦吗?冰糖野山楂,个大核小无皮味甜,好吃的不得了!”
叶修本想一口回绝,又意识到今天不只有他一个人。
“老韩,吃糖葫芦吗?”他招呼韩文清,“我请你吃。”
他从少年手中的长棒中抽出一根递给韩文清,后者犹豫地接过。
少年与叶修搭话:“这位小哥儿面生得很啊。”
叶修说:“哪能叫小哥啊,看这衣服身段,得叫公子。”
少年笑道:“那倒是我没有眼光了。”
叶修点头:“嗯,自我反省还是很及时的。这是我表弟。”
“表弟?”少年重复,眼神满是不相信,但还是接口,“哎,叶家公子还要糖葫芦吗?”
“他姓韩,和我不同姓呢,你看你吧。”
“哎哎,是!韩家公子。今天这冷风一吹,我又迷糊了。”

韩文清又拿了一串,问叶修:“你吃吗?”
“不吃。”叶修摇摇头,“腻。”
于是韩文清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在韩文清咬第二个山楂的时候,叶修戳了戳他的手臂,“老韩,给我吃一个。”
“……”有病没有?!
韩文清白了他一眼:“不给,你会腻。”
“乱说的你也信?给我吃一个。”
“不给。”
“给不给?”
“不。”
“不给我就……”叶修拉长语调,一脸“我已布下埋伏不给我你就等着”的高深莫测。
“就怎么样?”韩文清冷笑。
叶修极其快速地拉过韩文清半垂着的右手,头稍稍左下偏了点,从侧面顺溜地叼了一颗山楂。
他得意地笑,故意把山楂咬得嘎嘣响,“就这样。”

【六】
叶修拉着韩文清进了一家酒馆。
酒馆规模颇大,门上还题了一块匾:兴欣酒馆。酒馆分了两层,下面是通桌,二楼是包间雅座。楼梯隐在叠着的酒坛后面。
叶修径直走向柜台,敲敲桌子,问:“你们陈老板呢?”
坐在柜台后低头翻着账本的是位姑娘,听到动静后抬头说:“老板没空,客官找我也是一样的。”看清楚是叶修后,一愣,笑着打了个招呼,“今天这么早?”
“是小唐啊。那我也就不和老板娘打招呼了,直接开始了?”
唐柔点头。

韩文清挑了附近的桌子,背挺得很直地坐着,看着叶修。
柜台后的姑娘长得很明媚,相当漂亮。唐柔抬起头看着叶修的时候,韩文清得出了这个结论。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位漂亮姑娘似乎和叶修很熟。她认出叶修后,就着柜台,和他聊了会儿天,笑容满面。
韩文清环起手臂,闭了眼睛。感觉到叶修朝自己这边走来,又睁开眼睛。
他的目光移向叶修手中的东西时,又意外了一下。
叶修拿着一把做工精巧的古琴。
“你还会这个?”韩文清很怀疑,上下打量叶修。
“唔,哥可是全能的。”叶修摸了一下琴弦,“我的钱都是靠它帮着挣来的。今天你和我一起进来,还不用付钱,便宜你了。”
“我去那边的小台了,你就坐着听吧。”叶修对韩文清笑了笑,朝小台的方向走去。

【七】
韩文清是真的被惊到了。
台上的叶修跟他平日里见到的,根本不像是同一个人。
他端坐在案前,神情平淡又庄重。触到琴时,手指仿佛在跳舞。他宛如神祗。

叶修上台前,不知哪个眼尖的发现了他,连忙示意喝酒大声谈笑的大家安静下来,“静下来啊!我们的大乐师来了!”
原来还被笑闹声充满的大堂瞬间没了声响,好些人翘首望着大堂一角的平台。
坐在韩文清旁边一桌的是一对男女。
女子对这幅景象不明就里,露出疑惑的神色,男子给他解释。
“台上这位是不久前来的。听别人说,一开始他只是来这里干坐着,酒也不点,发呆。老板娘慢慢的,也注意到了他,跟他去搭话。再后来不知怎么,他开始在这边的平台弹琴了。他不是每日都来,有时候来酒馆转一圈时被认出来,大伙起哄来一曲,他也不推脱地要来琴,直接放在酒桌上就弹了。”
“你们这么期待,那琴师真弹得这么好?”
“你就听着吧。”
韩文清跟着把注意力转到台上。
叶修已经摆好了琴,点了炷香。
他以一种不大又不小的音调说:“今天有位故人在此,弹些不一样的吧。”
他开始抚琴。

【八】
起声是“嗒”的琴身被扣了一下,随后琴声如同急促的雨打窗声、剑出鞘声,瀑布般地倾泻向人们的耳膜。
琴声渐变萧索,但还是透着一股坚决。
韩文清想起叶修的过往。

苏沐秋这个名字他也只是从老一辈口中听过,但往往是赞叹完,以一句“唉,可惜了——”作结。
他们说,叶秋那个时侯还没有封神,但已经有了那股气势。尤其是双秋一起。苏沐秋,叶秋。万马千军都挡不住他们两个似的。他们说,一叶知秋,一叶之秋啊。两个人的默契好似与生俱来,常人难以望及项背啊。他们说,唉,只是可惜了。
韩文清不知道叶修是怎么一个人独自走过那段路的,只知道他的那杆却邪从来没有在战场上垂下过。斗神之名在一场场战斗中逐渐被叫响。

琴声渐渐拨开阴霾,反让肃杀之气缭绕。
叶修十指灵活抚动,四弦一声如裂帛,敲打着在座的每个人的灵魂。
韩文清想起他和叶修的每一次并肩作战。
叶修右手紧握却邪,身上的银色铠甲放出耀眼的光。
那时他的表情如同琴声一样的凛冽,背挺得如松柏般直,眼神专注认真,一层层轩纹叠在铠甲上,光芒万丈。
一人率领千军万马。或是一人就是千军万马。
却邪转动,豪龙破军。

【九】
一曲完毕,韩文清恍如做了一个梦,醒来还是坐在酒馆中。
旁边那位之前有疑惑的女子拉着男子的衣袖。
“我怎么听哭了?”

叶修整理了台上的东西走下来。
听众们还沉浸在刚刚的那股气势中,竟没人意识到他们的大乐师已经下了台。
他走到韩文清桌前,说:“走吧。”
“你就弹一曲?”
“哎呦这一曲费的心血可多了。”叶修痛心状,“还让我回忆了峥嵘往事,不胜唏嘘啊。”
韩文清无奈:“你能不能把你之前那个严肃正经的形象延续下去,斗神?”
“走了啊。”叶修朝唐柔挥挥手,看到她露笑点头后,示意韩文清跟上自己,走出酒馆后,才应他,“我现在不是斗神了啊,老韩。”
“斗神是叶秋,而我……”
韩文清打断他的话:“你不就是叶秋。”
“不是。我现在叫叶修。”叶修笑眯眯,“一个没法力的普通修行者。”
“我要是说,我是被逼下凡的,你信吗?”叶修突然回答了之前韩文清质问他的问题。
“斗神率领的队伍连续输了好几场战役,加之天帝亲信不断暗示斗神不再有斗神应有的气势。”
“说斗神有违逆叛变之心。”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既然这么想给我下个什么定义,我也得不违他意努力判个变啊,不然多没意思。”叶修又笑了,语调轻松。
“但他们不能诋毁斗志,抹去本该属于斗志的荣耀。”

【十】
韩文清帮叶修剥完最后一颗毛豆,拿一旁的布擦了擦手,站起来:“我回去了。”
叶修又躺在那堆草垛上,听到这话,也没有多惊讶,仿佛一早就知道似的。
他也跟着站起来,拍拍粘在身上的茅草,说:“那我不多送了。”
说完自己倒先笑了起来,“也送不了啊。”
韩文清也扯了扯嘴角,朝叶修走近几步。
他看着叶修的眼睛,沉声说:“叶秋,我等你回来。”
叶修听后,笑笑,也没去纠正名字的错误,点头:“我知道。”

他让韩文清低下头。
他的脸贴上了韩文清的。
他在他耳边轻声说:
“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FIN-

2014-01-25 评论-5 热度-21 全职韩叶韩文清叶修私设

评论(5)

热度(21)

©沙发北 Powered by LOFTER